氷萧御

【北斗星】The other world(3)

请注意
★私设如山
☆一不小心字数超了……我也没想到我就只想写个北斗星的初遇得给小北铺这么多路orz
★人物是晶爹的,ooc是我的
☆If it's OK↓
冰鹰北斗是一个水系魔法师。
他的性格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冷冰冰的,而是相当的宽容和温和。他偶尔表现出来的严厉也是相对于他自己而言——他对于自己历练方面的要求很严格和苛刻,从不懈怠。
这个世界是一个元素与魔法的世界,所有拥有战斗职业的人都有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属性。而那些天生没有属性的普通人,通常都会选择商人等较为平凡的职业,以此来维持生计。
战斗职业中的魔法师,其实是最为强大的职业——魔法师并不受属性的限制,什么属性的魔法都可以学习。只是魔法师在实际战斗中使用本属性的招式更为方便,再加上学习非己属性的技能也非常困难,魔法师们在平时的战斗中基本上都会更倾向于使用自己本属性的技能,甚至还有不少魔法师都因为知难而退而只专修自己本属性的技能。
努力认真的北斗当然不会止步于只学习水系的魔法,其他属性的魔法他也想要学习。可是,其他属性的魔法只有拥有发光的纹样才有资格学习。
纹样是一个魔法师力量的象征,刻印在手背上,每个魔法师自从成为魔法师的那一天开始都有着自己本属性的纹样。
本属性的纹样从一开始就是亮着的,所以学习本属性的技能也较为容易。而其他属性的纹样,是要靠打败该属性的魔物才能获得的。
给该纹样积蓄力量的方法也只有一个,就是继续打败更多该属性的魔物。
在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后,该属性的纹样会发出属于这个属性的光芒。这个过程可以说是非常艰辛了。
所以在北斗提出想要出去冒险收集其他属性的纹样的时候,北斗的父母是有些反对的。虽然北斗的父母都是非常出色的点亮了全属性纹样的魔法师,在整个大陆上都十分有名,但他们非常清楚收集纹样的困难程度。
“小北的能力还不是很强,现在出去冒险可是很危险的哦?外面的魔物非常的强大,有可能会超出小北的想象呢。”北斗的母亲这样说道。
“只有出去历练我才能获得更快和更大的进步,我并不害怕前路的危险。”北斗十分认真地给予了这样的回复。
“小北也长大了呢……那么好吧,我同意你的要求。”北斗的母亲微皱着眉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但是之后我和你爸爸不会再帮助你了哦,小北自己的成长之路要小北自己去走才会有用。”
中间北斗的爸爸略有不满地看了看北斗的妈妈,不过之后也承认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谢谢妈妈。那么,爸爸、妈妈再见。”
从城镇出发以后,北斗决定先去火之谷取得火之纹样,因为水克制火,打魔物时更加省力一些,作为要收集的第一个纹样也比较合适。
北斗先是使用了一个导向魔法,然后便根据魔法的指引开始前行。
开始的路上虽然长途跋涉有些辛苦,但总体来说还算顺利。
但在后来的路上便出现了意外。
“糟糕,忘记从城镇到火之谷要路过木之森的境地了……”看着被密密的森林覆盖的前方道路,北斗突然感到了绝望。要知道,木是克制水的,没有学会其他属性技能的北斗就这样贸然闯进木之森是非常危险的。“可是已经走到了这里,我也已经不能回头了……那么就试试吧,反正只路过了木之森的一小部分,也有可能没有遇到木属性的魔物。”
木之森的树木极其茂盛,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光线只能一缕缕的打下来。再加上背景极不正常的寂静,虽然天亮着,但整个森林都显得阴森森的。
北斗小心翼翼地穿过森林,生怕惊扰了林中的魔物,连林中的花草也不敢接触。
然而上天并不眷顾于他,虽然他没有出任何差错,他还是运气差地遇到了一只魔物。
一只巨大的毛毛虫出现在眼前。巨虫长得十分可怖,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斑点,张着的血盆大口中有着无数尖牙。
北斗有些惊慌,一连往巨虫身上丢了好几个水系魔法。但巨虫毫发无伤,甚至愤怒地张着大嘴直接咬向了他。
完了。看着越来越接近他的大嘴和数不清的尖牙,北斗心想。
就在这时,巨虫突然凭空被一把大火烧成了灰。
北斗愣了愣,抬头看到了一个橙发的少年。
“啊呀,刚才好危险……”少年手里拿着一把带着火焰纹样的剑,在巨虫化成灰后很快便从刚才砍巨虫的姿势中调整成了正常状态,把剑插回了背后。“你好呀,我是明星昴流,明星就是黎明的星辰,昴是二十八宿中昴宿的昴哦,很特别吧☆”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和别人说过话了,昴流有些异常的兴奋,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笑。
这时正好是太阳落山的时候,虽然森林中的树遮住了大半的阳光,但夕阳还是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射下了许多缕橙红色的光线。
北斗看着与夕阳余晖快要融为一体的昴流的头发和他灿烂的笑容,一时竟有些失神。
“……你好,我是冰鹰北斗。”
“北斗吗……那我就叫你小北好啦~”
“不要用那么奇怪的称呼……”像是无奈又像是掩盖刚才的失态,北斗低头扶了扶额。“明星,你来这个森林是来做什么的?你应该是个剑士,并不需要收集纹样吧……难道你是来寻找珍稀药材的?”
木之森虽然因为有很多魔物而很危险,但是其中存在着无数珍贵的稀有药材。一些商人窥见了这个商机,不时雇佣较有能力的拥有战斗职业的人前来寻找药材。
“恩?这里还有珍稀药材……?啊噢我并不是有目的的来到这里啊,只是一路探险刚好路过。不过小北你来到这里是要干什么呢?如果你也是探险的话,也带上我吧~因为,因为我不认路啊……”昴流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不自觉地挠了挠头。
“我是来收集纹样的,也算是探险吧……”北斗看了看眼前这个挠着头的家伙。带上他吗……好像也不错。
“好,那就一起走吧。”
“耶!那么今后我就跟着小北走了☆小北向导,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
我怎么觉着这坑……我越填越大了?
中间有利用宵宴里北斗的爸爸妈妈性格很像北斗星的设定和参照主线昴流的自我介绍w
这次更新完之后你们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都看不到我更新了,因为我要一边认真投身于学习一边填充脑洞了XD

【北斗星】The other world(2)

请注意
★私设如山
☆这章还是只有昴流,这回应该完善了故事背景的铺垫了
★人物是晶爹的,ooc是我的
☆If it's OK↓
昴流看周围的风景看得出神,看着看着便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朵野花。
“唔诶?!”昴流这时才发现自己手上带着黑色的半指手套,心里一惊,连忙低下头,他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身他从未见过的装束。
昴流慌张地站起身,仔细打量自己的衣装。
布靴,长裤,皮质腰带,背心,宽松的长袖外套……这是什么设定?昴流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对这个地方…不对,是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头绪。自己穿得这么奇怪,这里的风景又美好到令人惊异,一定是另一个世界吧。昴流还是有常识的,他知道在他那边的那个世界是不会有人穿这样的服装的,也不会有这样的风景。
突然来到这个世界,又穿着一身自己从没见过的衣服,昴流的心情难免有些乱糟糟的。那边的世界现在怎么样了呢?母亲常年出差在外,短时间内倒是应该不会发现他突然不见了这件事。但是大吉呢?他消失的时候大吉好像就在他的旁边,大吉现在又在哪里呢?是被留在了那个世界,焦急害怕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慌张万分,还是也跟着他来到了这个世界,现在正在这个世界的某处四处寻找着他呢?他并不知道。
由于站久了之后觉得背后有些沉甸甸的,昴流不禁伸出手摸了摸,结果摸到了一个有些硬的皮制物。手指小心翼翼地沿着这个皮制物的边缘摸索了一下形状,昴流暗下猜测不会是剑吧?向上从肩处摸索,果然摸到了剑柄。
稍使力气拔出剑,昴流发现这是一把非常漂亮的剑。剑柄虽然简朴,但是中央镶有一颗光彩夺目的火红色的圆形宝石。剑身上几乎有一半都覆盖着火红色的火焰纹样,看起来就好像是剑在燃烧一样。
昴流闹着玩一样试着挥舞了几下,随即便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不属于自己本应有的记忆部分。是关于这把剑怎么使用和挥剑时用什么动作的记忆。跟随着这段莫名出现的记忆,他的身体也仿佛是经历过常年的练习一样,对这把剑挥舞得无比顺畅,动作也极其流利。
“哇原来我是一个剑士吗!那么我会魔法吗,会‘蓦’地一下突然变出一团火焰吗~”
这么说着昴流脑内也确实出现了一串咒语,跟着咒语进行默念,他的掌心冒出一团橙红色的火焰。
“诶居然真的可以啊!那么那么,其他魔法都会吗?比如让天空突然下雨,或是让这里长出一棵树?”
但是这次昴流的脑内没有出现任何咒语,他尝试着去运用意念也什么都没有发生。
“嘛…看来我是个火系魔法剑士啊,应该是这么叫的吧~”昴流把火焰收了起来,把剑轻轻插回了背后的皮制剑鞘。“虽然稍微有点遗憾,但是能变出来火焰很棒啊!天黑的时候可以用来照明,而且那个时候看起来一定闪亮闪亮的☆哇这么一想不是很棒,而是非常棒啊!一下子来了干劲,我要在这个世界探险一番♪”
穿过草地,昴流看到了一条较为宽阔的道路。仔细观察道中央,依稀还能辨别出车轮碾压形成的浅印和浅浅的马蹄印。
“从这些印迹来看这里应该是一条大道吧?那么我就在这条路上一边观赏沿途风景一边行进吧。嗯…往左边走还是往右边走呢?”
昴流仰头望着天空思考的时候,一群大雁恰好从他眼前掠过飞往左方。
“那么就去左边吧!”昴流踏上了这条路,向着前方行进。
————————————————————————
本来想今天偷懒的x但是想着设定要在第二天就补完才行所以还是拖着上了一整天课的身子肝完了这一篇
其实想昴流剑士设定的时候作为原画手的本能超想画一张出来x但是由于高三加课,时间真的好紧……不仅白天学校上课而且因为假期排不开晚上还要上课外班……有些无能为力所以还是以后能抽出时间的时候再补吧。
以及虽然已经隐约感觉到这篇的工程量了但我还是尽力在暑假赶完吧……毕竟开学之后再见到手机就是高考之后了啊。

【北斗星】The other world(1)

请注意
★私设如山
☆这章只是铺垫,除了昴流以外其他主要人物都还没有出现
★人物是晶爹的,ooc是我的
☆If it's OK↓
暑假的一天,明星昴流又像往常一样一大早被大吉叫起。在差不多是被拖着跑出去了好几里后,大吉才终于放缓了速度,昴流这时才顾得上伸出手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拼命调整着紊乱的呼吸。
终于喘过气来时昴流气鼓鼓的,瞪大眼睛看着罪魁祸首。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随便跑出去了啊?就算是多么急切地想要寻找闪闪发亮的东西也不行。”
在他说话的时候大吉还停下脚步默不作声地看了看他,但也不知是认可还是无声的抗议,没过一会儿它又回过头去继续缓步向前走着。
昴流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嘛真拿你没办法……诶等等,这里是…是学校附近的商业街?好像自从放假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这里了啊……那么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来逛逛吧☆”
昴流先是去逛了逛街边的商铺,但是很快他便觉得无聊了。这时,他突然看见了之前上学时总是光顾的文具店。
“唉唉大吉,咱们去看看文具店有没有新上架什么有趣的东西吧!”昴流就这样拉着大吉莽撞地闯进了文具店。
文具店的店主是一个慈祥的老奶奶,平时总是坐在文具店门口的摇椅上织毛衣,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总会眯成一条缝。
像平常一样和老奶奶打了招呼之后,昴流开始在店里闲逛起来。在走到第三个木制货架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有些别致的小型沙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沙漏中的沙砾不是普通沙子的颜色,是蓝色的。这种蓝色并不是如同明星昴流眼眸颜色的浅蓝,而是近于大海颜色的深蓝。沙砾中间好像还混有些许金粉,显得整个沙漏都好像在闪闪发光。只是支撑着沙漏的金属支架看起来有些古旧,已经看不出来金属的颜色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足够闪闪发亮就够了。昴流在心里这样说。他拿起沙漏,跑到了老奶奶的面前结账。
“喔喔这个小沙漏啊,之前卖给我的人还说什么它能实现人一个愿望什么的……虽然支架已经有些旧了,但我觉得它很精致,就买了下来,摆在店里了。”老奶奶的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孩子我看你经常光顾我的小店,那我就便宜点卖给你好了。”
走出小店之后一直到回到家里,昴流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老奶奶的话。
“能实现一个愿望吗……”昴流躺在床上,一只手举着沙漏看着闪闪发亮的沙砾的下落。
“那么我的愿望大概就是,能够交到真正的朋友吧。”
一年级时的昴流很想交到朋友,于是别人委托什么事情都会立马答应下来去做,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出现过一连三天值日的情况。但是,即便如此,他后来还是成为了班里的透明人,被其他人所冷漠、所无视。直到现在,一年过去,他还是没有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他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交不到朋友,也不敢想,因为思考这件事使他很痛苦,痛苦得甚至无法呼吸。
“诶……诶,沙漏里的沙子怎么不往下漏了?”昴流一边盯着一边摇晃着沙漏,疑惑得有些发愣。也正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身下突兀出现的繁复花纹的魔法阵。
只是突然间,他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昴流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副他从没见过的景象:天空湛蓝无比,白云繁复得像画中的一样,但白云轻轻地飘动证明了这并不是画,而是真正的天空。昴流惊讶地坐起身,他发现躺在他旁边的大吉也不见了。他的周围是一片绿草如茵的土地,一眼望去还有许多鲜艳夺目的野花。
“这是……哪里?”
————————————————————————
嘿嘿嘿其实最近很迷两个世界的设定啊……然后就忍不住自己动手了,虽然感觉好像是个大坑x
除了北斗星以外小真和毛毛也会出现的w毕竟ts不能拆嘛www
这个假设大概就是如果两个世界中ts的其他三人都在另一个世界的话……那么他们最终还是会相聚的。

翻平行世界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梗,突然间就有了一个脑洞。原梗如图。

cp向:P鹰

第一次开脑洞可能会有ooc,慎入。

————————————————————

Noël是一个妄想症患者。

在长期的孤单压抑与人生中种种不顺意的悲哀之下,他终于遇到了能够改变他的人生现状的人——RevoP。

没错,这就是他所幻想的人。

然而与众不同的是,虽然RevoP只是他的幻觉,但RevoP却因为不断与Noël进行接触而形象越来越具象化,并渐渐实体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

到后来,甚至Noël周围的人也可以看见。

所以,有些神经大条的Noël并没有发觉RevoP只是他的幻觉这件事,RevoP也从来没有和他提过。

之后拥有极高音乐天赋的RevoP成了Noël的制作人,并在RevoP的帮助之下,Noël的乐队VANISHING STARLIGHT重组完毕。

直到后来,Noël举办的演唱会越来越成功,RevoP才状似无意地说道:“看来Noël已经不需要我了呢。”

当时的Noël并没有理解RevoP的话的意思,只是疑惑地回了一句:“哈啊?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RevoP抿唇一笑,什么也没有说就转过身去,抬起一只手冲身后的Noël告别。

一个被噩梦惊醒的雨夜,Noël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胡乱套好衣服连伞都没拿就按着记忆中的方向向RevoP的公司奔去。当凭着直觉冲进录音室的时候,他撞见了因正在消失而逐渐变得透明的RevoP。

他的制作人少有地露出了惊愕的神色,随即便变成了无奈的表情:“还是被Noël发现了呢。”

Noël下意识地想反驳什么,但这时他却发现他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看着神色变得悲哀起来的Noël,RevoP在即将消失的最后一瞬突然悲伤地笑到:“我其实……一直喜欢着你。”

然后便像光一样消散了。

对着空荡荡的录音室,Noël无力地跪倒在地板上泣不成声。

“混蛋墨镜……我也……喜欢你啊……”

END

改图注意!

人教版高中必修四政治书x因为原图底色【偏粉的红色和浅绿色】我老看错成速度,今天又看错了所以忍不住就hhhhhhhhhhhhhhhhhh

我已经尽力了xxx